主页 > 产经新闻 > 中日韩媒体人谈网络时代媒体注意力才是稀缺资

中日韩媒体人谈网络时代媒体注意力才是稀缺资

admin   2019-02-11 18:23   来源:未知 关闭窗口

  这句话,或许道出了互联网时代媒体所面临的尴尬现实——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越来越丰富,人们在单个新闻信息上停留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在第六届中日韩新闻研讨会上,《人民日报》新闻协调部副主任汪晓东提到,社交网络正发展成为连接一切的生态平台,在中国,以微博、微信为代表的社交媒体,正成为网络上最重要的内容传播工具,抢占了传统媒体稀缺的注意力资源。

  比如,最近几年,在中国的互联网平台上出现的众包化的视频生产,快手、抖音、云视频等,这些新事物的出现,赋予了每一个人、每一个所谓的拍客以新闻生产者这样一个角色,让普通公众可以轻松采用用户生产内容模式,来提交视频、传播资讯。在汪晓东看来,这种全员和全平台的传播,对传统意义上的主流媒体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科技日报社国际部主任王俊明分享了一个事例:《科技日报》开设有一个专栏,就像股票上道琼斯指数一样,科技日报社经过研究开发,并获得国家专利,制作了一个新闻传播力指数。对于每一篇稿件,无论是在哪里传播,根据它对应的这个指数来评判稿件的好坏。

  在日本,《产经新闻》同样非常重视网络。前几年,主要是根据点击数量判断稿件在受众中的反应。但随着一些为获取点击而制作的标题党越来越多,网站的公信力自然就受到影响。《产经新闻》外信部次长矢板明夫提到,在这种情况下,《产经新闻》更看重的是用户停留时间,这个比点击的数量更重要。

  “也就是说,衡量报道的好坏要看网民在这个新闻上到底停留了多长时间,如果点开就马上走人,说明这个报道不具有吸引力。”矢板明夫提到,判断稿件好坏,还要看它被转载到推特上的次数。

  尽管这样,在《产经新闻》内部,同样存在着困惑。比如,关于缅甸的难民问题,从国际问题的角度看,很多英文报纸把它当作重要新闻去报道,但如果参照做成日文稿,就不太引起日本国内关注,点击量也只有平常报道的10%—20%左右。那么,这样的报道到底值不值得花这么大力量介绍呢?

  韩国新闻放送编辑人协会会长、《中央日报》主编李夏庆介绍,在《中央日报》,所有的稿件包括一些专栏在内都有相应的指数,包括点击量,每个年龄段有多少人看,点赞量有多少,转发的有多少,这些指数每天都有。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主观的评估。比如说,某一个专栏稿件,虽然它没能引起大众化的反响,但是对政府的决策、对某一个重要的事件起了一个重要的作用,哪怕只有10个人看了,但这也是非常棒的稿件。再比如说,对某一件事情的引导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或者大家都朝着一个方向去,这时出来一个不同的声音,像这样的稿子也要给一个高的评估。“当然了,这种评估是绝对主观的,只是我们通过自己的经验来作评估。它没有一个定量的评估标准,相对来说,指数在某种层面上参考意义更大。”李夏庆说道。

  在汪晓东看来,尽管人人都有麦克风,但主流媒体拿的是金话筒。众声喧哗的时代,主流媒体怎么样唱出好歌,是媒体人需要思考的。他认为,快速阅读的时代,能够吸引注意力的深度报道同样是稀缺的。把深度报道写好看,把大的话题用小故事来讲,大的选题用小的角度来讲,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话语来讲,或许是媒体报道“化整为零”最好的方式。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2017年,在习总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